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六十九章:三界(1 / 2)

擒龙爪?

鬼物确定自己没有听错,若非现在还在打架,他简直想要笑出来——这活死人是没睡醒吗?这般难听的招式名,喊出来也不怕丢人现眼?

鬼物乌青色的衣裳晃了晃,他在扑向林守溪的过程里,飞速妖化,本就干瘦的身躯更缩得细长,成了蜥蜴般牙尖嘴利的长尾巴怪物。

“什么擒龙爪,给你看看本龙爷的苍河灭极功!”鬼物叫嚣着,衣影从天而落,利爪挥舞,展开了猛烈的攻势。

黑衣少年岿然不动,只抬起左手去接他的利爪,那左手动得不快,却总能精准地拦住他的进攻,哪怕是假动作也骗之不过。

这一幕在其他人看来触目惊心,少年的手皓白洁净,无半点防护,随时要被那双鳞爪撕成碎片。

但这惨剧迟迟没有发生。

鬼物与他交锋了一阵,并不觉得他有多强,只觉得对方的爪法太过圆滑,仿佛是在用沾满了油的手去抓泥鳅,屡屡任其滑走,引得怒火中烧。

这鬼物也不再藏着掖着,他身影暂退,用长尾支撑起整个身子,而他的手脚则悬空,形成了跏跌坐般的怪异姿势。

他的身躯已彻底妖化!

鬼物口中念念有词,什么万妖来朝功、六道噬天术、太古神灭爪之类的神术齐齐喝出,铿锵响亮,每一个音节发出,他的躯体皆会得到强化,转眼间鬼物黑雾萦绕、煞气冲天。

瘫坐一边的小姑娘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,当地有一本流传很广的书卷,名为诛神录,那书卷讲述的便是一个少年苦练神功,屠杀世间魔神的故事,这本书远近闻名,这鬼物口中的招式在其中也都有记载!

没想到这看似是胡诌的书中招式,竟真被他练了出来,这些神功听起来就令人毛骨悚然,更遑论威力!

果然,鬼物尾巴下压,身躯猛地弹出,速度竟比方才快了数十倍,肉眼所能捕捉的,只是一道灰影。

灰影掠过,空气炸开,砰的一声巨响里,林守溪所在的位置赫然被砸出了一个大洞。

但那黑衣少年却像是凭空消失了!

他去哪里了?

鬼物感知敏锐,他心头一惊,立刻转头望向斜侧方,他瞳孔瞬间缩成绿豆,只见对方躲开自己进攻的同时,化爪为拳,迎面打来,他没有反应的时间,一拳已结结实实地捣在了他的脸上,骨裂声惨烈响起,他脑袋后仰,挥出去的双爪一下子绵软无力。

呛——

鬼物什么也看不清,只觉有一缕寒光闪过眼缝,他知道是剑出鞘了。

剑干净利落地刺入了他的腹部,反手一推,他的身躯像个晒干的大肉块,被牢牢地钉在了黑色的石壁上,发出呜咽般的惨叫,他抬起扭曲的脸,咽喉耸动,“你这到底是……什么武功?”

黑衣少年愣了愣,淡然道:“我回答过你了。”

鬼物目眦欲裂,他从那座阴牢里逃出来以后,偶得了一本人类写的书卷,对里面所描绘的神仙法术很是向往,模仿着练了一套,更学着那主人公玩藏拙之后人前显圣的一套,实在是不亦乐乎,不曾想,他还没风光多久,就遇到了这么棘手的对手。

“我……我竟要被这种招式干掉了吗?真不甘心啊……”鬼物呕着血,学着书中人说话。

黑衣少年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,他刚刚清醒,手脚还未活动开,正想给这妖怪补上一剑永绝后患,却见鬼物抬首,妖瞳中爆发出回光返照般的精光。

“残玄复生秘道大法!”鬼物厉喝,声若狂澜。

“公子小心!”

少女已惊呼起来,她闲暇的时候也读过那书,这在书中可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神级法术,它可以疗愈一切伤势,并将伤势转化为自身的境界,伤得越重也就越强,除非将它一击毙命,否则会变得无限强!

黑衣少年皱起眉,他并未感受到什么强大的真气波动,他握住剑柄,拔出,反手插入了他的咽喉,一剑将其割断。

临死之前,鬼物才恍然想起,自己根本没有学会这玄妙的神术。

原来自己不是书中人啊……大梦初醒已是死亡临头。

鳞片退化,乌青衣袍中的身躯回归正常,青年模样的鬼物七窍生黑烟,飞快化作了一滩黏腻的影,涂抹在了石壁上。

黑衣少年振血收剑,朝着马车倾塌的位置走去。

他正是林守溪。

幸存的三人已看傻了,小姑娘本想欢呼,但见他走来时不由再次犯怵……这明明是个死人啊,怎么活过来了?他们这不会是黑吃黑吧?

林守溪一边走着,一边用余光扫着四边的景。

平削如镜的高崖峡谷,红褐色的树丛,崎岖的石道,昏沉的天色……

淡淡的压抑感里,林守溪也在回忆着昏迷前的事。

他是从一口棺材里醒来的,醒来的时候棺材板已被震开,他轻而易举地把板挪走,走出来时听见了远处刀戈交击的声响,于是就有了刚刚的一幕。

至于更早之前的事……

林守溪闭了闭眼,手不由地摸上胸口,心跳之外,还有撕裂般的痛感——这个地方似乎受到了重创。

很快,他想起来了。崩落的神域里,他挥起耀眼的剑刃斩向黄衣邪神,那一刻,林守溪隐隐约约感觉到,上方浓厚的暮色里,有星辰般的眼眸悄然睁开,望了下来,与此同时,他的皮肤也寸寸惊栗,像是恐惧着被注视。

黄衣邪神在阴影中退去,他像是打破了人眼透视的规则,转眼变得渺如沙粒,消失在了海天的交界处。

在他最后消失的瞬间,凝成一线的风刺来,正中他的胸口。

坚不可摧的黑鳞虽然帮他挡下了这记攻击,却也就此碎裂。

他捂着胸口,掌心尽是黑色的琉璃渣般的碎片,剑刃软绵绵地落地时,神域已分崩离析,他孤单地站在那里,看到海啸掀起,看着大地沉落,接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往某个方向狂奔过去。

然后,他就在这个地方醒了过来。

自己应是从神域某条连接外界的密道里逃出来的吧……林守溪一时间也想不清楚。

他一边想着事,所以脚步也很慢,这缓慢的脚步在那些幸存者看来却是极具压迫感的,每一脚都像是踩在了他们的胸口。

林守溪回过神,才注意到他们一个个面露恐惧,颤抖不停。

“我是个好人。”林守溪将剑背在身后,说。

……

当所有的棺材都搬回了车厢后,少女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。

那个自称是好人的清秀少年正坐在右侧的马匹上,望着道路尽头米粒大小的微光,神色茫然。

“晚辈陈宁多谢大侠仗义相救。”少女抱拳行礼,由衷地赶紧。

那背着大刀的粗犷汉子也走上前,自报家门,行了一礼,林守溪点点头,他指了指车厢,问:“你们是做什么的?怎么会运这么多尸体?”

自称陈宁的少女正想解释,却见那少年掏出了一块石头递给她,“拿着这个说。”

陈宁接过石头,石头温润冰凉,还带着些血迹。

“我们是受雇运这批尸体去三界村的,三界村的仙人似乎是在做什么东西,从各地买了不少尸体,他们给的钱意外地多,但也有条件,必须按时按量送达,否则……”陈宁顿了顿,看了一眼父亲。

“否则会拿你们当成尸体充数?”林守溪凭借着自己对邪门歪道的了解问。

“是。”陈宁点头,心想对方这么了解,一定是行侠仗义灭过不少魔窟了。

“你们只是运这些尸体吗?”林守溪问。

少女寒毛不由竖起,她看了一眼爹爹,尽量冷静道:“是,是的。”

真言石嗡鸣。

本就紧张的她吓了一跳,只以为自己握的是只甲虫,连忙将其甩走,将真言石扔到了地上。

林守溪俯身将真言石拾起,拢入袖中,话语冰冷:“你们还运了什么?为何会遭来杀身之祸,还有那只蜥蜴精又是怎么回事?”

说完之后,他又欲盖弥彰般补了一句:“不要怕,我是好人。”

陈宁怎么会不怕?这漂亮少年可是死人复生的,指不定是个色厉内敛的厉鬼!她嘴唇抖个不停,生怕对方暴起,将他们都一口吞了。

林守溪还在等待回答。

她害怕地看了一眼老爹,老爹轻轻摇头。

本站已启用新域名大家赶紧收藏:www.ax61.cc/171833/1632843.html

热门小说推荐

点击榜热门小说